游戏王狂热中。

【凹凸/雷安】你能不能坦荡一点?(4)

flag回收,开始更一波文,刷屏致歉。

 

  你能不能坦荡一点?(4)

  

  

  “雷狮怎么还没到?!”

  秀场的后台永远都是一片混乱,昂贵的衣裙曳地,各式高跟鞋皮鞋散落着,模特们拖着自己的裙摆踩着尖细的鞋跟忐忑地等待着音乐响起。

  安迷修侧着头夹着手机一边低声安排着助理做事一边帮女模最后调整背后的系带,眼睛环顾一圈依旧没有看到那个高挑的身影。

  他扭头叫另一个人来接过自己手里的活,走到一个相对僻静的位置又拨通了雷狮的手机。

  电话没响过三声就被接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你是首秀,现在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我们得换——”

  “我被卡在海关了。”雷狮的声音有点哑,但是依旧很稳,“我会尽量赶到。”

  “从机场到秀场至少也需要半个小时,我不能拖延开始的时间。”

  “原先闭秀的人是谁?换我过去。”

  “这和原先的安排不一样。”

  “换我闭秀。”雷狮那边有一点吵,但是他的声音仍旧能够透过电话穿进安迷修的耳膜,“相信我。”

  安迷修抿了抿嘴唇,一句话到嘴边又狠狠地咽了回去。

  “你该给我个解释。”

  “我会的。”

  

  

  “临时替换模特。”安迷修指挥道,“原先压轴的模特开秀,雷狮半个小时之后到,让他闭秀。”

  好在安迷修管理整场大秀,他的话拥有绝对的分量,就算这是个相当无理的要求,但是话音落下之后马上就有半个后台的人急匆匆地再次准备了起来。

  安迷修从后台出来,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向台下。

  已经陆陆续续坐了一些人,T台周围的摄像机和照相机密密麻麻地摆了几排,这让他难得地悬起了心。

  全场灯光熄灭的时候,雷狮才匆匆忙忙地将将赶到后台,他的头发散乱,脸上还挂着汗。

  安迷修好不容易把那两句讽刺咽进了嘴里,想要开口让他去换衣服。

  雷狮几乎没有看他,直接把身上套着的衣服脱了下来,丝毫不遮掩地露出了肌肉线条分明的上身。

  他身上还有一点汗,顺着漂亮的肌理向下滑落,没进黑色的内裤边缘。

  安迷修抬手扔给了他一条毛巾。

  雷狮一边擦身上的汗,一边开始穿那套闭秀的服装,刚套上了衬衫就被化妆师按在了椅子上开始上底妆。

  “你来得挺快。”安迷修抬眼看了看后台的屏幕——上面是舞台上的实况转播,首秀已经转身往回走,步伐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错来。

  雷狮也扭头扫了一眼,嘴角向上提了提,没有说话。

  “如果不是迟到,现在开秀的也是你。”安迷修没好气地按着他的脑袋转回去给化妆师,“少摆脸色。”

  “闭秀也挺好。”雷狮闭上眼微微仰头,他的面上被扑上了一层粉底看上去有一点苍白,这样抬着下巴显得相当高傲。“闭秀有福利。”

  “什么福利?”安迷修把雷狮要穿的皮鞋放在旁边让他换好,顺便抬头回了他一句。

  还没等雷狮回答,化妆师就发现开秀的模特已经返回后台需要补妆,于是相当着急地把化妆品往安迷修手里一塞就匆匆跑去给对方补妆。

  

  

  雷狮刚想问怎么回事,就被安迷修捏着下巴继续面向了镜子。

  “别动。”安迷修挽起了衬衫袖口露出了小臂,从化妆台上乱七八糟的笔里挑了一只眉笔就准备往雷狮脸上折腾。

  “你能行吗?”雷狮长腿一蹬把椅子推离了好远,“别瞎画。”

  “我当然会。”安迷修拧起了眉梢,用脚把椅子又勾了回来,踩在上面又扣住了雷狮的脸,“你不要动。”

  “我不动。”

  安迷修低头凑近了雷狮的脸,用笔从他凌厉的眉峰开始慢慢勾勒出浅淡的线条来。

  雷狮几乎连眼都没有眨,直直地盯着安迷修凑得极近的脸。

  他能看见他微微蹙起的眉梢,还有挺直鼻梁上挂着的点点细小汗珠。

  安迷修用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捏着雷狮的脸左右打量有没有对称,雷狮被他转来转去搞得心烦,直接拍了拍自己的腿。

  “坐。”他仰头看着安迷修的眼睛。

  那对紫色的眼睛里映着化妆台边的灯光,仿佛盛满了星点。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居然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坐在了雷狮的腿上。

  “闭眼。”安迷修拿着刷子在手里转了一圈熟练地取粉然后磕了磕,“快点。”

  雷狮好像终于看够了,闭上眼睛感受刷子在自己眼皮上轻轻扫过,腿上真实的重量让他几乎压不住嘴角的笑意。

  “别笑。”安迷修好像被雷狮笑得手抖了一下,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他的眼皮,凑过去吹走了浮出来的深色粉末。

  有温软的,湿热的气息拂过敏感的皮肤,吹动睫毛轻轻颤抖。

  雷狮下意识伸出手揽住了安迷修的腰。

  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到,一手托着眼影盘一手慌乱地去拨雷狮的胳膊,然后低声道:“你干嘛?”

  “别动,再动掉下去。”雷狮道。“痒。”

  “你才别动。”安迷修换了一把刷子掰过雷狮的脸道:“害我画歪了。”

  雷狮一边闭着眼让他往自己脸上一层一层盖阴影一边道:“你怎么这么冲?”

  安迷修扔下手里的刷子挑出一根纤细的眼线笔,用牙齿叼住笔帽拽出了笔,然后伸手托着雷狮的脸仔细地描画他眼睛的轮廓,顺便在眼尾拖出了长长的线条。

  “我恨你。”安迷修说,“你很有可能要搞砸我的整场秀。”

  “受不起。”雷狮侧过头看了看自己脸上的妆,又老老实实地坐回原位闭上了眼。“你的感情太浓烈了,我不介意你稍微打个折。”

  “什么?”安迷修蘸了银粉的手指一顿,银色的膏体落在雷狮脸上像一滴泪。

  雷狮仰着头,微微撩起一点眼皮,从睫毛的缝隙里去看安迷修的眼睛。

  “你还是爱上我吧。”

  

  

  闭秀的衣服是压轴出场,虽然是一身纯黑的套装但是运用了相当复杂的工艺和材料,整个营造出了异常丰富的层次感。

  “这套衣服做出来之后就没有上过身,你应该合适。”安迷修帮雷狮一颗一颗地扣上了黑曜石的衬衫纽扣——他比雷狮稍微矮一点,但是又不是需要扬头的差距,只是稍微向上看,眸光流转就让雷狮说不出话来。

  雷狮套上了外套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肘,道:“皮草?你不是不喜欢用皮草?”

  “人造的。”安迷修道,“而且只有肩膀一点。”

  这套衣服更符合人们对于“时装”的定义,华贵而夸张,长大衣的下摆向后曳散,最下端支棱着黑色的硬纱,硬生生加上了一点欧式的风格。

  安迷修在雷狮胸前别上了一个带着羽毛的宝石胸针,上面的链条一直没进了衬衫里。

  “我还差一个王冠。”雷狮瞟了一眼镜子,笑道:“或者你愿意给我一把剑?”

  安迷修没有回答,绕着他全身看了一遍却依旧蹙着眉头。

  还是不对。

  “不要领带。”雷狮道。

  “什么?”安迷修一愣。

  “不要领带和胸针。”雷狮重复道,“我包里有配饰。”

  安迷修伸手拿过了雷狮的包,雷狮自己低头扯散了领带和领口整整齐齐的衬衫,把昂贵的胸针也放在了一边。

  安迷修看着他从包里掏出了一条项链,抖了抖,递到了自己的手上。

  那项链中央坠着一颗宝石,颜色澄澈碧绿,在耀眼的灯光下闪烁出金色的光芒。

  安迷修抬起手,将那条项链戴在了雷狮的颈上。

  “压轴准备上场!”

  一个焦急的声音打破暧昧的沉默,雷狮甩开长大衣下摆迈了长腿就往上场口去了。

  没给安迷修一个眼神。

  

  

  安迷修咬着指尖,站在后台一众人前眼睛紧紧盯着实况转播的屏幕。

  雷狮出场的时候分明便有一片惊呼。

  那个人英俊,嚣张,桀骜,踩在T台上的步伐自信而沉稳,仿佛国王在巡视他的领土。

  年轻而性感的国王绷着脸,衣摆晃动带着视线和闪光灯一路走向T台末端实况转播的镜头。

  那镜头极识时务地切到了他的脸上,他妆容精致,深灰色的眼影和眼尾的银色光点衬着紫色眼睛显得更加深邃迷人。

  定点的时候雷狮站住了。

  所有的人都为他的停顿屏息。

  他就只是站在那,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笑意。

  该是什么样的笑意呢?冰雪初融或是菡萏乍放?

  或者说只是一个小孩子,褪去一身光鲜亮丽的昂贵铠甲,扬着眉梢露出光洁的牙齿,对着心爱的人露出的笑意。

  好像下一秒就要吐出缱绻爱语。

  但是下一秒那笑容便敛去了,年轻的国王转身,给所有的人留下傲然挺拔的背影。

  

  

  “怎么样?”所有模特上台完毕,雷狮歪头低声同安迷修道:“你还是该感谢我。”

  “没出岔子。”安迷修没有看他,但是耳根有一点红。

  雷狮大笑着拉着他的手腕走上了T台,走上了他的领土,接受所有人的掌声,喝彩,还有更多的闪光灯和快门声。

  安迷修惊讶的呼声被湮没在了人群的欢呼声里。

  雷狮拉着他,在T台最前端倾身行礼。

  安迷修一边向台下的人微笑挥手一边用余光去看雷狮的脸,摸不清他的意思。

  雷狮低头又笑了一声,侧过身来牵起了安迷修的手,然后在安迷修一脸怔愣中垂眼吻上他的指节。

  “我做不来你的缪斯。”他这样道。

  “但我可以做你的王。”

  

  

  END

  

  

 

评论(52)
热度(1571)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