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凹凸/雷安】你能不能诚实一点?(10-18)

  你能不能诚实一点?(10-18)

  

  10

  

  “安迷修,你看到笔盒没有?”

  “在你书包最后一个格里。”

  “安迷修,你看到我数学卷子没有?”

  “你夹在英语练习册里了。”

  “安迷修,我错题本呢?”

  “你借人了现在还没有拿回来。”

  “安迷修......”

  “你有完没完?!”安迷修恨不得抄起桌子上的字典拍在前桌的雷狮脑袋瓜上直接帮他开瓢,正好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水还是可乐。“你以为我是什么?”

  安迷修“佣人”两个字还挂在嘴边没有吐出来,就听见雷狮声音清脆道:“我老婆啊。”

  “啊?”

  “在家都是我妈帮我收拾,我妈说以后都是老婆帮忙收拾。”

  “......放手,我今天就要砸开你脑壳。”

  

  11

  

  鉴于安迷修同学不打小孩子的骑士道精神,雷狮得以苟活到了现在。

  经常就有人问安迷修,为什么要贯彻所谓的骑士道呢?连揍人都要找个理由,遇到雷狮这样欠揍的还不能下手。

  对于这个问题,安迷修义正言辞道:“这是为了正义。”

  同样的问题雷狮是这样回答的。

  “说是骑士道,其实就只是可以大义凛然地说出相当傻逼而且相当羞耻的台词。并且在所有人都尴尬到了极点的时候还可以解释说这是人物设定。”

  所有人都觉得很有道理。

  而安迷修对于雷狮此次评论的回复是这样的:“雷狮,少说两句能憋死你吗?”

  “能憋疯。”

  

  12

  

 还没等到安迷修教训雷狮,雷狮就已经被教训了。

 有一天安迷修被班主任留下来做事,于是让雷狮在学校待一会等他,结果等他忙完了老师交代的事情之后一回班级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再推了车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门边花坛的石头台阶上蹲了一个小孩。

 “走了,别在这装蘑菇。”安迷修伸手把雷狮拎起来,这才发现雷狮那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上现在脏得乱七八糟,还有一些破皮流血了的刮痕,连衣服都皱得像一团腌菜,仿佛是被人扔地上碾过无数遍似的。

  “这怎么了?”安迷修倚在自行车上问他。

  “摔的。”雷狮道,然后自己老老实实地爬到后座上,扯到身上的伤口的时候还偷偷地抽气,被安迷修听了个清清楚楚。

  “摔成这样?”安迷修一看就知道他是同人打架,也不顾及他那点脆弱的小自尊,直接道:“被人打了吧你?就说了做人别这么横,我不收拾你总有人收拾你。”

  “没有。”雷狮烦躁地踢了一脚车轮胎,道:“赶紧走。”

  安迷修乐得看他受气,一边推着车往前走一边道:“被人打了不知道还手?也太怂了。”

  “都说了没有被打。”

  “也对,就算碰上同年级的估计也比你高了两个头,打不着也正常。”

  “他们五个打我一个,我弄翻了两个跑出来的。”雷狮一出口就后悔了,抿着嘴抱着书包不再理会安迷修。

  “真是打的啊。”安迷修扫了一眼,发现他书包带子也给扯断了。“人多不知道跑吗。”

  雷狮吸了吸鼻子,没说话。

  安迷修扭头看了他一眼,上车蹬起了脚踏,一路往家的方向骑走了。

  

  13

  

  “你今儿住我这吧。”安迷修道,“正好我爸妈也出差,你给你妈那边打个电话,我给你弄一下伤口。”安迷修把家里座机的话筒扔给雷狮,然后自己出去找药箱。

  雷狮握着电话环顾了一圈安迷修的房间,他的房间相当干净,和想象中一样整整齐齐,在窗外的角度看不清的地方现在也能看得一览无余。于是他先跳下床看了一眼安迷修的书柜,里面都放了一些练习册还有名著,零星有几本漫画书也是很久远之前的版本。然后他又去看安迷修的衣柜,对着里面一溜长得差不多的白衬衫表示了不屑。

  等安迷修找到药箱回来之后,雷狮已经打完了电话,在安迷修的床上瘫成一片。

  “起来。”安迷修踢了踢雷狮的腿,“衣服脱了。”

  雷狮难得听话地脱下了已经有点破烂的校服衬衫,露出小孩子还没有显露出线条的上身来。

  可惜上身到处都是淤青。

  安迷修把他的衣服扔去了洗衣机,然后打了点水来仔细地清洗伤口。

  雷狮注意到药箱里处理伤口的药品相当齐全,而且都有使用的痕迹,再加上安迷修这处理伤口的熟练的动作,心里差不多也有了数。

  “你这不是也经常受伤?”雷狮晃着腿,伸着手指让安迷修帮他一点一点涂着药水然后包好手上的伤。“一定也没少挨揍。”

  “起码不会像你一样被揍得这么惨。”

  雷狮嗤了一声,没再讲话,只是低头看着安迷修扯断绷带,手指翻飞打上一个平整的结。

  这时候雷狮又在想:其实安迷修这个人也挺好的。

  

  14

  

  但是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雷狮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果然安迷修也是个混账。他想。

  “你睡地上。”安迷修道,然后从衣柜里抱出了一团被子来铺在了地上。“下来。”

  雷狮三两下就跑到了安迷修的床上,死活不下来。

  安迷修又去床上捞他,两个人闹成一团。

  “你去睡主卧,这里给我睡。”

  “我不进他们的房间,快把我的床还给我!”

  “堂堂骑士居然忍心让受着伤的小孩子睡地板!”

  “骑士道里没有不让受伤的小孩子睡地板这一条。”安迷修道,“而且我铺了被子的。”

  结果雷狮还是被安迷修扔到了地板上的床铺里。

  

  15

  

  “安迷修,你睡着了吗?”雷狮躺在床上,忽然又去拽安迷修的床单。

  “睡着了。”

  “你梦话说得真清醒。”雷狮把枕头捞过来扔在安迷修身上,“别睡了。”

  “明早上学。”安迷修转过身来把枕头砸了回去,“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

  “我认床。”雷狮解释道,“我以前没在别人家睡过。”

  “你想怎么样?”安迷修一只手支在床上撑着脑袋侧躺着,垂了眼去看雷狮。

  雷狮则大大咧咧地摊平在安迷修的床边,一点看不出来不适应的样子。“来聊天。”

  “你居然要人聊天才睡得着?”安迷修趴在床边往下看,黑夜里只能看见雷狮紫色的眼睛流转着一点微弱的波光。

  雷狮没有讲话,只是动了动,能听见被子摩擦的声音。

  “行吧。”安迷修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被一群人围了?”

  “我怎么知道。”雷狮小声道,“没准看我长得帅呢。”

  安迷修闷闷地笑了起来,声音捂在被子里还是被雷狮听了个清清楚楚。

  “就是你平时太嚣张,不被人打才怪。”安迷修笑道。

  “啧。”雷狮咂嘴,翻了个身用后脑勺对着安迷修。“睡了睡了。”

  安迷修又低声笑,觉得他困得声音黏黏糊糊的样子居然有一点这个年纪该有的可爱来。

  过了半晌,安迷修又小声喊雷狮的名字。

  回答他的只有小小的,猫儿一样的呼噜声。

  这次睡不着的轮到安迷修了。

  

  16

  

  “我待会得去办公室干活,你老老实实待在教室写作业,别出去找揍了。”安迷修背了包低头跟雷狮道。

  雷狮含含糊糊应了,然后看着安迷修走出了教室。

  老师自然没有那么多事要安迷修留下来做,他在走廊拐角的位置等了一会儿,就看见雷狮背着包,探头探脑地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安迷修暗自笑笑,放轻了脚步跟在后面。

  还没走到门口,大概也就在刚出教学楼稍微偏僻一点的位置,雷狮又被拦了下来。

  安迷修仔细一看,基本上就是学校里那几个不学无术的刺儿头,个头都长得不小,最矮的也比雷狮高上了一个半头。

  那几个人围了上去,瞬间就把雷狮的身影盖了个严严实实,安迷修看不清楚那边的情况,也不敢轻举妄动,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们的动作。

  两方说了没几句话好像就呛了起来,安迷修看见为首的那个一把拽起了雷狮的衣领,几乎将他提得离了地面。

  安迷修正打算上去拦着,就看见雷狮从兜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他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东西在阳光底下反射出了金属的光泽。

  是一把刀,还不是那种学生用的裁纸刀,而是那种有一定分量的军刀。

  气氛一下子僵硬了起来,那边几个高大的男生像是感觉受到了挑衅,挥拳就要往雷狮脸上打,而雷狮手里的刀子眼看就要戳进那人的身上——

  安迷修终于藏不住了,扔下包就窜了出去,先是握着雷狮的手抢下了刀,然后又别住了那个男生的手腕,强行让他放下了雷狮的领口。

  “有话好说。”安迷修道,“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我不是小孩。”雷狮嗤了一声,又道:“他们就是被那个叫嘉德罗斯的刺激到了,跑过来找茬的。”

  对面的男生听了这话火气更盛,抡起拳头又要打。

  安迷修伸手把雷狮拽到了身后,道:“现在刚放学,纪律委那边的人都没撤,动起手来谁也讨不了好。”

  “怕你们。”雷狮又从安迷修身后钻出来,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安迷修回头瞪了他一眼。

  这一回头很不巧,对面的人登时就是一拳上来。

  

  17

  

  安迷修本来不想动手,但是对面这一拳上来正好打在他侧脸,虽然他向后撤了一步,但还是在颊侧留下了一道红色的痕迹,能看出力道相当大——如果这一拳落实了,没准会被直接打翻在地。

  雷狮也火了,炮弹似地冲上去一脚踹在对方胫骨,趁着那人膝盖一软伸手对着脸又是一拳。

  还没等安迷修感叹雷狮人不大下手倒是狠,身边剩下几个人也冲了上来,有的手头还抄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水管。

  安迷修侧身让过那根甩过来的水管,抬腿踢在他小腹,趁着那个人吃痛松手直接卸了他手里的水管,反手对着另一个冲上来的人就是一下。

  但是这一下被用手臂挡住了,安迷修另一只手握拳又跟了上去。

  这一拳力道也相当狠,直接把那人打得懵了两秒。

  雷狮那边带头的那个被打了一拳心里更加不忿,站起身来就要把雷狮踹倒在地,但是雷狮向后退了两步让过了他的脚,还是被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猛地坐倒在了地上。

  那人看了一喜,狞笑着走上来拿了根水管要往雷狮身上砸。

  安迷修抬头就看见这一幕,也不知道是肾上腺素使然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猛地扑向了那个人,然后将对方直接按倒在地。身后那两三个人见状拎起水管就往安迷修背后来了一下。

  安迷修这一下被砸得结结实实,痛得整个人一抖。

  但是街头打架无非就是逞凶斗狠,只要抓着一个人打到服,其他人看了就会心生害怕。安迷修也打过不少架,对于这种事情心里自然清楚得很,于是半骑在那个人身上,一拳接着一拳雨点似地落在对方脸上,一直打到对方求饶。

  雷狮加上剩下的几个喽啰也看愣了,那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扔下手里的东西就四散奔逃,安迷修这才从领头那人身上起来,拎起自己和雷狮扔在地上的书包往外走。

  “以后打架学着一点。”安迷修道,“他们不要命,你得更不要命了。”

  

  18

  

  安迷修背后被打的那一下肿了起来,疼得他几乎骑不动自行车,只能推着车跟雷狮慢慢往回走。

  “我骑吧。”雷狮道。“我载你。”

  “你坐上脚能着地吗?”安迷修怀疑道。

  “试试啊。”雷狮倒是充满了信心一脚跨上了车座。

  安迷修坐在后座,扭头就能看见少年纤细的身板,相当吃力地蹬着脚踏。

  但是车子好歹晃晃悠悠地动了起来。

  “要不还是走吧。”安迷修看着雷狮的样子忍不住道。

  “不行,突然停下来肯定要摔——”雷狮一分神,整个车身就晃了起来。

  安迷修连忙伸手搂住了雷狮的腰。

  雷狮被他又吓了一跳,直接连人带车一起翻倒在了地上。

  安迷修被摔得快散了架,雷狮坐在他旁边也有一点愣愣的。

  “你还是承认你腿短吧。”安迷修说。

  “我会长高的。”雷狮坐在地上,信誓旦旦地回答:“至少会比你高。”

  安迷修看着他的脸,忽然又笑了起来。

  慢慢地不知道为什么,雷狮也跟着他一起笑。

  两个人坐在翻倒的自行车边,笑得像两个傻瓜。

  

  TBC

  

  

  

 

评论(39)
热度(1665)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