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为我们不死不死的爱献上最高的敬意

我靠这吹得太真情实感了简直感动【喂
还是感谢饼这么认真的长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吹得有点哈子卡西【。
其实有的地方的确想了很多,你能感受到真的很满足了!而且我觉得电影感这个地方的确也是我写文的时候所注重的,总之你能喜欢这篇文真的太好啦!爱你!

〇〇亨利贞:

 @程式 


哈哈哈很写了一个又长又装逼的文名,总结一下《不破》这篇文给我的感觉。


虽然程老师说自己这篇写得很不来劲,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商业自谦吗,鬼爹的配图也实在是爆炸级别的好看,雷总一个眼神安哥一个背影就能让人腿软倒在他们脚下,我们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万匹小马驹儿在奔腾着嘶嚎说“来,正面杀我——!!!”


咳回归正题。


文题《不破》,不知程老师是不是想用“不破不立”这词。雷总和安哥在这篇中的关系时敌时友,整体大背景没有交代清,似乎可以代入军阀混战时期,分属于两方阵营的雷狮和安迷修在利益冲突时敌对,在利益相合时立刻便能并肩作战。这份判断甚至不需要眼神交接,在一段一气呵成的并肩作战后,双方肩背相靠感受着那点躁动的灼热的体温,突然就有很什么冲破了原限制恣意奔腾了——情感也好,野望也好或者那点原本不尴不尬的关系,只有在原有僵局破裂后会产生新的发展。至于这发展是昂扬向上,是急转直下,看时代看背景,看历史洪流如何推动时间发展。


但无论结局如何,都是好的。我希望也喜欢他们两人跳脱出自己的原有位置,发展一些不合时宜不合身份的感情来。至于是不是爱情,不好说,他们之间绝对有爱情,但是爱情不是这份感情的所有,人总是容易对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产生念念不忘的情愫,毕竟这个世界上要找一个能够与自己比肩的,能够与自己心灵相通的人可不容易。实在是太难了才对。


战乱时期疯狂乱长的感情,又隐晦又难缠,拖拽着两人的心偏离原轨。开头处,雷狮说“我要杀一个人”,一股硝烟味蓦地腾起,甚至有点风沙弥漫的意味,直到最后我看到安迷修起身,说着“去杀一个人”的时候,我居然感受到一点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武侠的韵味,一点恩仇意,飒沓流星纵,他们还需要一瓶酒一柄剑然后一个紫禁之巅(噫?)。


所以程老师你说你怎么能把一个战地pa写得这么潇洒肆意,到最后我甚至感受不到一定悲伤,风萧萧兮都没有让我难受,我只想把他们两人捏一块让他们赶紧打一场你死我活的架,最后分了胜负我肯定还是要哭唧唧的,可这戛然而止的结局就真的太吊人胃口了。他们怎么可以不打架,他们怎么可以不打架,他们怎么可以不打架?他们之间合该有一场仗要打的,现在不打以后也是要打的,雷狮和安迷修之间就是要不死不休的,他们谈恋爱也是不能好好谈的,你说他们到底该怎么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曲赋谈到人生理想?这两个人哪里需要谈人生理想,他们只需要对视一眼,借个火点个烟,然后各自吐出烟圈,也就等于吐露出了自我的情感,这个瞬间大概比一个激情热吻还有让我躁动不安。


战地,我在最坏的年代遇见了最好的你——这是我对此战地pa最简单的理解。现在也不太适合雷安,程老师《不破》里的雷安给我一种,他们生而适合这个年代,这个战场,这份注定没有结果的爱。


可是换句话说,不是所有的爱情都需要一份善终的结果,我觉得他们这样挺好的。只能在这里为这份不死不休的爱献上最高的爱意。


——————以下是个人崩坏时间————————



雷狮冲上去捏他的下颔,发现对方口中只有一片血肉模糊,连半张纸片都没有。


“你是谁?”雷狮又问了一遍。


  那人咧开嘴好像是笑了一声,嘴角的伤口又一次崩裂,淌下蜿蜒的红线来。


  他不说话,但是朝雷狮的方向啐了一口血出来。


  那一口血混杂着唾液直直地冲着雷狮的脸过去,好像带着雷霆万钧之力要透过他的皮肉骨血,裹挟了淋漓的气势最后湮灭进空气里。


  但是没有,它只是普普通通地打在雷狮脸上,像一滴咸涩的雨顺着皮肤的弧度滑落。


  雷狮伸出一根手指,在那人领口里挑出一根金属链条来。


  链条上挂着一个牌子。


“安迷修。”雷狮轻而缓地念道。“安迷修。”


他声音不大,但是沉。像是能拨动空气随着他的语调在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初遇也太棒了吧程老师你怎么知道我想让安哥做一会战俘,看着这种骄傲的不屈服的满身铮铮傲骨的男人被打倒在地也比别人站着高一截的感受啊啊啊啊啊我内心的小马驹在咆哮还是居然是战损啊,我爱战损prprprprpr没有战损的雷安是不完整的雷安。


哦!!!掐下巴(哭唧唧),我也想掐,雷总这次也好傲气,我怀疑他是兵二代,老爹是元帅的那种然后自己是嫡系部队不说还贼他妈能打,经常干点依靠上级的优先拨物资利用装备优势去战场碾压对手那种,我就喜欢嫡系部队那种狂得要死但是有资本狂的调子啊~雷狮啊雷狮,为什么你的名字叫雷狮(闭嘴)


名字牌啊啊啊啊狗牌这种东西的妙处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军人要挂名牌这个每次都撩得我心尖尖发颤,嗯怎么说呢,就是那种:“你叫啥”“呵就不告诉你”“哎哟喂你当我不知道吗”然后一扯出来颇是玩味地把对方的名字念出来……麻烦对面再给我递一团纸巾我鼻子有点出血止不住。】





       仓库里站着一个人。


  有月色透过沉重铁门的缝隙,在他身上拖出一个长而明亮的光带,然后扭曲着落到地面,最后蜿蜒着爬向门口,被雷狮踩在脚下。



【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脑补了光带是十字架形状的……其实应该不是的,但是一个镜头特写里的光影是有特殊意义的,安哥站在光带里这点能显示出他的遗世独立感。战争中的正义骑士,主和派的王牌战力,想起来有点神降下救世的天使的意味,真棒啊安哥,这个安哥真棒啊。感觉这里整体氛围都是很安静的,语言不发挥作用的时候就是情感和思想开始活跃的时候,雷总有没有一点看着这里的安哥被撩拨到心弦的感觉呢……


至于那个光带扭曲着落到地面,蜿蜒着爬到门口,被雷狮踩在脚下。


程老师的文是很有镜头感的,基本和电影分镜差不多,给出特写的地方肯定是有意味的。此处一切景语皆情语,每一个细节的描绘肯定是作者思考过的,体会了双方关系的外在展现。


光带扭曲着大概是和时代的救赎不会这么顺畅地来到有关,蜿蜒着爬到了门口被雷狮踩在脚下,雷狮也是迎接了这份光明的人,也是阻碍了这份光明的人。这里的光明又不再是什么和平停战之类,还有安哥。


嗯每个人的理解不同,作者写的时候的那份感受没有谁能完整地感受到,我这里肯定歪曲了一部分。】


 



       安迷修再回头的时候,雷狮已经倒进了海里,等他再向下张望的时候发现下面早就有一艘快艇接应,而雷狮坐在船尾回头向他露出了一个笑意来。


  桀骜又张扬。


  安迷修转身,发现地上落了一把枪。


  他卸下弹匣,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斗智斗勇多好玩啊!多好玩啊!玩的就是心跳,就是比你多想一步。这份感觉真是倍儿爽,雷狮这人考虑地太多了,在程老师的笔下他是个相当优秀的将才,计划也挺缜密,除了偶尔的人算不如天算。】


 



 雷狮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句子来掩饰“我来看你”这四个字,于是他只好回答:“只是看看。”


“你看完了没?赶快回你的驻地去。”安迷修低声道,“如果被人发现你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不管你还是我都要出事的。”


  雷狮也想说“我知道”,但是这三个字堵在他的嗓子里滚来滚去,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他只能仔细打量安迷修的脸。


  看他柔软的褐色发丝和碧绿的眼。


  没那么冷厉也没染上血色和硝烟,看起来竟然像个学生。


  还是那种会笑着向每一个老师问好的乖巧优等生。


  谁都不曾想过那样的安迷修——一个眼神便能让人冷得彻骨,又烫入心扉。



【描写用在刀锋上啊,这里一看就是喜欢上了。两人涉及到感情的时候都出奇一致的内敛呢。雷总偶尔也是满心情怀难开口的少年嘛……忽然有点心酸。(你终于知道心酸啦)感觉雷总不是个会谈情说爱的人,他能够敏锐地感受到自己的情感走向然后完美地掩盖掉,或者怎么找也要拐弯抹角地换个方法说出来,比安迷修难搞多了。


我是相当不擅长感情处理的,有时候过激起来连看都不想看,但是我特别喜欢程老师每次的处理手法,戳人。(就用这个直白的词吧)】


接着吹一波程老师。


程老师说给我写文的时候我还真是受宠若惊,有种被翻了牌子的感觉。雷安的写手爸爸里程老师绝对是我最喜欢的那个,文风帅气行文流畅什么不需要我多说了,反正大家都能吹上几千个字不带喘气。


我特别喜欢程老师是因为,感觉程老师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她愿意吧这些故事讲个我们听。在自己的文里,在自己的角色身上,这份真实感还有一些个人经历的融入实在是难得。(所以她的刀看得我丧丧的,也不感到虐,就觉得怎么这么丧,面对现实我都快要乐观不起来了。)


吹不到四千字了……我放弃,老师你凑合一下看看吧。要一一写又太多,就挑了最喜欢最有感受的一点。



评论
热度(152)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