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哇啊啊啊啊啊感谢长评!!!好认真啊!能被认同真的很开心!感谢!

洛阳铲高三了慢慢填坑:

给太太的长评,没太写过长评,有点紧张,打扰致歉。
是关于《机械心》 的。
@程式

“You're part of a machine,you're not a human being.”
你是冰冷的机器,你根本不属于人类。

我试图想象雷狮是怎样把安迷修从死人堆里扒出来,又是怎样把他心脏上的剑拔出来,安上那颗流动着他魔力颜色的机械心。

他改造骑士的身体,一寸一寸,温柔得像凌迟。

很少看见这样的文,没有缱绻就算了——如果要把检查手臂的十指相扣算成缱绻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连一点多余的纠缠都没有。

安迷修曾经慢慢撩开雷狮的外套,雷狮曾经扣过安迷修的下巴,他还用手指抵过他的嘴唇。
他们甚至侧脸相贴,十指交扣。

可是每一次接触都点到即止,有赤裸的目的——跟感情无关的目的。

没有情欲,没有接吻,没有做爱,没有互诉衷肠。

雷狮对安迷修说,杀了我,你就自由了。
安迷修对雷狮说,还给你,我不欠你的。

“Low on self esteem,so you run on gasoline.”
而你也没有丝毫的自尊,所以你应该是靠汽油运作的。

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也是安迷修离正式死亡最近的一次。雷狮扶住了安迷修的肩,听他说了几句话,没有回答。

他们的动作干净利落,对话尖锐直白,我甚至不敢说他们是否曾经有那么一瞬间相爱,哪怕互相坦诚相待过。

唯一一句可能揣测半分雷狮心迹的,只有傍晚的天空很美。

仔细去看,很多细节的对话其实紧密关联。

安迷修说,总有一天你也要忘了我。
雷狮说,我记不得他是谁了。

卡米尔问过雷狮,安迷修是他的作品吗,回答是不是。

可安迷修究竟是什么,雷狮却从来没说过。

他们也许有过一段不怎么愉快的曾经,但私以为这并不能成为雷狮去救回安迷修的全部理由。

为了把骑士挺直的脊梁踩碎,海盗下了很大的功夫,大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笑着对骑士说,你应该跪下感谢我给你的第二条生命——他当然知道骑士并不会如他愿,可他还是这么说了。

不出所料的,雷狮听见了安迷修的一句“我恨你”。

我实在爱死了那个惋惜一般的笑,甚至觉得只有雷狮才会这么笑出来。

张扬太过,恶劣太轻,满脑子都是雷狮轻轻一扬嘴角,笑得恰到好处,带着近乎怜悯的惋惜。

他知道安迷修会面对什么,不如说正因为他知道,所以才从死人堆里扒出这个人。

安迷修,雷狮叫他的名字,叹息一般。

我想雷狮最大的意外就是安迷修的从一而终。

从头到尾,雷狮最不“雷狮”的举动,就是他最后的沉默。

他可以嘲笑,可以赞叹,可以反唇相讥,但他选择了沉默,我不知道他是默认,还是在心里骂安迷修傻逼。

不管哪一种,都不是他雷狮的风格,但他这么做了,又意料之中,又情理之外。

这篇文里面还有更多可以挖的地方,比如安迷修对他救过的人两次行礼,比如雷狮修补安迷修时,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侧脸滴下。

比如雷狮用手指点一点安迷修的胸膛,他说,这个东西,是我的。

我几乎以为他是指安迷修,可下一秒他又接上,说,最新科技。

雷总,不要大喘气。

我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看完这一篇,但看完之后沉默了很久,听Gasoline听了十四遍,写到了这里。

不能说这是完美的一篇,开头的场景略有意识流,看着很累。后面的追杀太过平淡,前后交代也有些不足,使得情节和场景显得莫名。

可是瑕不掩瑜,这一篇除去细小瑕疵,依然很出彩,无论是雷狮还是安迷修,都真实又立体,像是活生生存在过,在一片绮丽的天空里。

我听见一颗金属外壳的心脏在跳动,声音足以乱真,夹杂着金属质感,沉稳有力。

扑通,扑通。

第一次看太太的文,有种被惊艳的感觉,没什么更好的形容词,就是喜欢,足以一见钟情的喜欢。

不知道怎么结尾,那就配张图好了,和安哥很配的歌词。

评论(2)
热度(164)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