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凹凸/雷安】他说

  
    
  
   我在高中二年级的假期刚开始的时候就被送到了乡下的叔叔家。
  叔叔是我父亲那辈排第三的那个,看上去比其他人都显得年轻英俊,岁月在他脸上没能展现出本应有的力量。所以我一直都很崇拜这位叔叔,当然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乡下拥有一个巨大的庄园。
  我起初是很不愿意离开城市的,离开了城市就意味着我得安安分分地在太阳落山后不久就得躺到床上翻翻书然后滚去睡觉,没有夜生活,没有电脑游戏,也没有电影。当然更没有姑娘。
  我喜欢隔壁班的一个姑娘,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你知道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时候,眼神里永远都藏不住事情。
  不过我的父母觉得很荒谬,然后把我踹到乡下来,说是用清新的空气来冲冲脑子。
  但是我滚下车的时候就看见我的叔叔等在路边。
  他骑着一匹马,那马神气极了,看见我凑过来的时候狠狠地喷了口气,转过了脑袋。
  我父亲拍着我的脑袋和叔叔说了什么,但是我光注意看那匹马,并没有听清楚,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叔叔已经又摆回了那副混不吝的神色,冲着我父亲胡乱摆了摆手便要离开。
  结果我父亲也狠狠地关上了车门,一脚油门踩出去溜了老远。
  我就这样被他丢在了一大片草地边。
  
  “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叔叔拉着缰绳倒转马头道:“这脾气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在家里的时候父亲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极少会有人惹得他耍脾气,更别说是在气走他之后又云淡风轻地说他像个小孩子。
  “我们得穿过这片草地,你最好把你的箱子扛起来,小子。”叔叔完全没有一点要帮我忙的意思,自己施施然地放了缰绳让马到处乱跑,等着我扛着箱子吭哧吭哧地跟在后头。
  “说吧,”他的声音穿过了风和草叶,递到了我的耳边。“你为什么被流放了?”
  我的脑子里一瞬间百转千回了无数个理由,但是总觉得每一个都会被嘲笑——于是最后只能挑选出一个最简单的,也是最真实的答案。
  “我在背着他们谈恋爱。”还是单恋。
  说出口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于是声音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
  “大声点!”那个嚣张的男人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你不是个男人吗?”
  “因为我他妈的背着他们在谈恋爱!”我闭着眼睛一口气吼出了声,结果因为没有看路一脚踩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上。
  “你中奖了,小伙子。”我完全没有同情心可言的叔叔笑了两声,“我劝你不要低头看,向前走就是了。”
  
  我在乡下的庄园里待了一个月,空气确实很好,但是也穷极无聊。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的叔叔敲开了我的房门。
  那个男人手里拎着一瓶酒,把我带到了外面。
  夏天的夜晚不怎么宁静,风吹动草叶的声音比我想象中的更好听。
  我们俩坐在草地上的躺椅里,他一边喝酒一边指着天空对我说:“城市里看不到这样的星星。”
  确实看不到,夜空里的星星多得数不清,好像天鹅绒的反光,闪烁着细碎的,漂亮的光。像我喜欢的姑娘的眼睛。
  “你爸爸没谈过恋爱,他和你妈是商业联姻。”男人的声音很沉,但是依旧潇洒,“他什么也不懂。”
  “你也不懂。”我执拗道,“你现在还没有结婚。”
  “我没有。”他道,“但是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这挑起了我的兴趣,我晃着他的躺椅让他讲给我听。
  “也就跟你差不多的年纪,或许比你还要小一点。”他低声道,“那个时候我的老师,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刚刚毕业就来带我们这群最混账年纪的男孩儿。”
  讲述回忆的声音总是宽阔而辽远,就像草原。
  “我们一开始都不喜欢他,因为他对女孩子要比对我们温柔太多,而且百般袒护。”他笑了起来,“不过女孩子也差不多,比她们大上个三五岁就觉得无法理解。”
  “那个时候我们用了不少办法来捉弄他,其实也都是小孩子的把戏,比如在粉笔盒里放虫子,或者藏起他的公文包。”
  “的确是小孩子的把戏。”
  “后来有一次。”叔叔顿了一下,又道,“是我出的主意,我们在门上放了一个大水桶。”
  “哇哦。”
  “那水桶很重,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举上去,然后兴致勃勃地等待老师上当的狼狈样子。”
  “后来呢?他上当了吗?”
  “当然,他总是不把我们当回事。他推开门,然后那个水桶砸了下来。”还没等我继续问,他又开口道:“他的白衬衫全都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你知道那个时候成年男人的身体对于男孩子来说是令人羡慕的。不过对我来说不是。”
  他的声音有点涩,连带着我的心也被揪了起来,只能沉默着听着他的声音。
  “我想拥抱他,掀开他的衬衫看着他的身体。”他继续道,“但是他把水桶拿下来,我看见他的头被砸出了血。那些血顺着他的头发丝和水一起落下来,吓得我们一个个都不敢出声。”
  “他问是谁做的,没有人敢站出来。然后他又问了一遍,声音很难过,但是没有生气。”
  “于是我站了出来,也没有道歉。”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走掉了,没有骂我,也没有暴怒着发火。只是走掉了。”
  “然后呢?”我好奇道,“你有追上去吗?”
  “没有。”叔叔摇了摇头,夜色很深看不出他的神情,“我回了家,以为他会告诉我的父母,也就是你的祖父和祖母——但是没有,什么也没发生。”
  “后来我又以为他会借此机会百般刁难我,但是也没有。”他的声音里有点困惑,但笑意仍然没有散去。“这件事情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反而有些不甘心了,觉得他好像并不把我放在眼里。”他的声音很轻,自言自语似地道:“也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他了。”
  我觉得他很难过,萧瑟的气息从另一头仿若实质一般探了过来。
  “他那个时候教我们数学,其实我数学相当不错。”叔叔拍了拍我的脑袋笑道:“我敢打赌你的数学一定没有我好.......不过那个时候我总是故意做错题,看着他无奈的神情发笑。”
  “真幼稚。”
  “就是很幼稚。”他道,“不过也有好处。”他笑起来,空气猛地又轻快起来。“有时候放了学,他会把我叫到办公室里,他改卷子,我就坐在一边写作业。”
  “我坐在他对面,抬起头就能看见他的绿眼睛,比这一整片草地还要美。”男人蜷起一条腿,换了一个姿势叹息一般道:“他总是很认真地盯着那些卷子,我希望有一天那样的视线会放在我的脸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但只能沉默。
  “我为了多待一会,总是磨磨蹭蹭的。后来有一天我写完了作业,抬头看见他睡着了。”他的声音里都是怀念,也许还有眷恋。“落日照在他的头发上,那些褐色的发丝上像涂了蜂蜜——我几乎控制不住想要亲吻他的念头。”
  “然后呢?”我的声音有点抖,我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叔叔爱上一个男人,甚至还是他的老师是什么令人不齿的事情,甚至还要为他的那些过去而心旌摇曳。
  “然后他醒了,绿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看了看我的作业然后笑了起来。”叔叔揉了揉鼻子,“你没法想象那有多好看,我一瞬间就感觉之前的我完全是一个傻瓜。”
  “我想他能一直这样看着我。”
  我一瞬间有点想哭,但是拼命忍住了,吸着鼻子问他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和他的关系变得还不错,虽然我还是会在上课的时候和他对着干,但是成绩一直都很好。”他耸肩道,“直到我毕业之前,他问我将来想要做什么。”
  “我说我想要出海,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知道他做到了,在我还小的时候叔叔就常年不在家里,但是每一次回来都会带很多很多的礼物,昂贵又稀奇——他们说他腰缠万贯,但是现在他只是个孤独的男人,只能同自己的侄子讲一讲过去的事情。
  “他说那很好,要记得给他寄明信片。”叔叔的声音有点抖,他在努力控制,但是我还是能听出来。“然后他吻了我的额头。”
  “那一瞬间我忘了我的梦想,忘了我要走遍每一个地方,就只想留在这里。”
  “想要用未来的十年几十年,来再换一个吻。”
  好像连风声都不见了。
  半晌,打火机的声音才打破了沉寂。
  我看见他点燃了一根烟,鲜艳的火星明灭着照亮他的脸。
  他不再年轻了,他看起来很累。
  “去睡吧。”他道,“晚安。”
  
  这个故事再也没有结局,他没有再同我讲过,但是我心里清楚得很。
  无非就是在校门口的一声再见,然后再也不见。
  可能那个年纪的迷恋就是这样的,天真,幼稚,但是却认真诚恳,无疾而终。
  我离开庄园的时候趴在车窗上回头看那个男人。他还是骑在马上,腰背笔直,眼角眉梢都是锐利的傲气。
  后来我听说他扔下了庄园,又出海去了。
  我再也没见过他。
  
  END
  
  听了朋友的一个故事,临时起意随便写的,其实不怎么合适,但是就只是想通过它传达一些什么东西,能感受到就好啦。

评论(35)
热度(1068)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