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状似写文,实则刻魂

非常感谢,一路看下来这么多字真的很感动。我一直说我写东西不需要什么热度,也不需要别人关注我是什么样的人,有心者自可以从文章中感受到我的用意我的感情,你感受到了,这也就够了。
同人是纸片人的故事,但是如果写出来他们还是纸片人,那就大错特错。
我希望他们活着,至少看起来活着。
就好像身在世上,你就是有这样两个友人在世间挣扎不屈,你看着他们相知相识相爱相杀,然后欣喜感叹也好,悲伤断肠也罢,便是你们心里的感觉了。
对我来说最高的评价莫过如此。
再次感谢长评。还有勾搭我很简单,私信我联系方式呀。

野生透明待捕捉:

标题感觉是程老师文最戳我的要点……感觉太爽了这
是想给程老师的一个《断魂》文评!第一次看程老师的文章给我的触动太大所以不自觉就来写了,不过因为是在学校没能一步步品着原文来写只是倚靠自己记忆关于某些剧情和情感……还希望不要介意。
虽然我文丑有……但是我不要脸啊!【不你】


——天下地久眷念难罢,昔年往来剥蚀风化。


那么开始步入正题,关于这篇文章,我想先来说说自己整体上的感受。
剑可斩人,心能断魂。
开篇看见这一句话的时候就感觉颇有感触,最是于心能断魂那一处,再结合文章主角是这雷安两人,蓦地就能感觉到是情感创伤那一块的内容之类的。于是带着这一念头往下读去,了解到那个时代那个背景,那个人与人是如何相处的样子——完了,估计大致就能知道这一B的走向,带着自己的想法一口气读到了最后,果不其然就是这么一回事——安迷修所坚持的所谓正义也不过是欲望披上一层华美装饰继续为非作歹罢了,然后这一事物的产物就是本文之中的雷安两人。


其实这样的一个结局并不能算出人意料,在“万人都道辉煌”这个时刻这个背景,实际不过是他们没有深刻体会到“兵荒马乱彷徨”而已。
首先在文章这一内容的部分我就要吹一吹程老师了——关于这个背景的提及与刻画并不多,可贵之处就在于此,背景描写的恰到好处然后几乎是单刀直入一般给我一准确的形象去体会到这一时代的无奈性,这个无奈性为两人后续发展与结局来说是一份最浅显的铺垫。
然后我想到了这句话:任凭谁都不甚与之的世俗,偏偏有着谁也无法挣脱的喧哗与纷扰。


大致明白这一点之后继续往下看,真的是层层铺垫层层运用……文章中两人相伴的每一刻都若有若无地再将两人感情这一说缓缓贴近。从相遇,相识,相伴,相悖到相离,剧情上绝对属于平滑进展却又恰似能引起一波三折——既于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我记得在雷狮和安迷修讨论所谓雷王室秘宝时,安迷修给予他素不相识的三皇子以信任的评价——我想当时的雷狮除了卡米尔之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然后安迷修又道自己持剑的信念,他眼里似乎有光在闪,倏然又隐去了。
然后他说,你这人,果然很有意思。
我顿时一想,坏了,这妥妥是被引起兴趣就想深入一步的节奏啊……然后我认为雷狮眼中倏然明灭的光亮,其实有些暗指他对安迷修的一种认同感——可能这么说不太贴切,但是很容易能理解雷狮这么一个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君王,在抵抗舆论之下还要承载复仇怒焰究竟需要如何隐忍。而在这种时刻出现一人的言论,他说他愿意相信,尽管素不相识。
感觉安哥简直如同这乱世之中一抹明亮璀璨的光。
然后雷狮不可能不被这话给震撼到——哪怕只是一瞬的时间,然后他还是那个唇角嘲讽带笑的纨绔子弟,只是心底里多了一丝对安迷修的认同感。


其实他们两人本质上就是相同的,因为他们的灵魂都是高傲而孤独自立,纵然在这乱世只是如同汪洋驾舟,可依旧不卑不亢以自己各自的信念行自己的道路。


然后我就认为——这特么哪里是在写他们的人,哪里是在说他们的事,这每一个经历每一句谈话烘托出来的——都是明明确确勾勒出两人的魂!
无魂似物,有魂为人。


前篇两人共同而坐看花灯的情景,就像每一个故事总会有一美好开端,然后蜿蜒而下,才暴露出其中那些不易察觉的恶。
想来犹是少年,谁知明日相悖。
对于江湖之事武侠之人,纵然有许多都爱那江湖盛况,只是对于大多来说他们的心中都只是想衣锦还乡与所在意之人度过平淡时日,我想雷狮的这种心情应该是犹为明显,却终究也是没能如愿。
“没看过的东西自然好看,没走过的路自然难走,没见过的人自然有趣。”
路难走,人有趣。
这暗示还不够明显吗还不够清晰吗安迷修你怎么就听不明白感觉不到呢xusjabzhuan【此人已疯大可无视】


就像雷狮说的一样,安迷修可能是真傻。
看焰火也好,说你当我媳妇这定情信物就给你也罢,然后再后续里送一枚不值钱却像他眼睛的玉石——若是随意,那就不会注意到这是对方眼睛的色彩。
我记得这么清晰还有一原因,那是因为自古以来,美人配玉。
送玉石已经昭明了是对你有难掩好感啊安哥!自古平安之物喜庆之事蓄意之说哪个不是以玉相衬?!我也不知道程老师在这是不是有这番用意反正我想想就已经……突然叹气。


再后来,安迷修怒而摔玉,玉承载雷狮的心意,我想这一摔,也昭明了安迷修对其欺骗厌恶至极的决心。
——玉碎难还原,缘断情斑斓。
也有说法,玉碎,虽是不详,却有为主人挡劫这一说法,只是我认为,纵然玉碎,也拦不住雷狮对安迷修的这一情劫。
那破碎之意还有两人第一次相悖之际我觉得我不用过多言说,然后,我想探究一番的是雷狮给安迷修带去萤火,朝他伸手所说的那些话。


萤火只是暗喻罢了,和当初两人一同想看的焰火一样,我想雷狮只是沉浸在两人就这么静处的那份时刻中,无论璀璨焰火还是漫山流萤,就算是晨出日落这番景色,只要两人还相伴,那就是他所希望的。
然后他说,我不要我的国,你不要你的道,什么东海之滨,极北之巅,哪里都好。就如同他希望的一样,只要是两人相伴,没有哪里不能存在。
我觉得雷狮当时真的有这么决定,如果安迷修真的脱口而出一“好”字,那他必定会放下所有和他一同离开。
他当时是在赌,可惜赌输了。
他的话发自肺腑——国对他雷狮来说算什么?若不是血海深仇栽赃之祸难以于心头消遣,雷狮断然都不想与其牵扯一丝一毫。
然后他被拒绝了,他在笑安迷修傻,也在笑自己自己的异想天开。
雷狮压上他所能有的一切,和安迷修做了这样一个赌注。
结局是输的惨败无比。


最后是结局之处,给我感觉是一把好刀虐到心底,不仅仅是因为两人情感最终无以能有归宿,更是因为两者生性如此——那是自身而来的原因,也是这个世界不得已施加于两人的阻碍。
所以怎么就能将他们各自的灵魂这么轻易地融入剧情而仿若水溶于水中顺畅着毫无阻碍?我不得不说这种手法这种文章简直是真实而且动人无比。
何以飘离去,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纵然心伤心累心倦心头难却——可那又如何呢,雷狮离开了,而他的离开带给安迷修的是一种岁月长的东西——在此衣衫薄,来日方长的时间中,雷狮带给了安迷修一个穷极一生也做不完的一场梦。


雷狮走了,走的时候唯一留下的,是自己的那颗心。
“可你很好,我心悦你。”
我把心给你。


——说不得一心牵扯伴挂,心无定处人天涯。


他本来唯一的定处,也随心而散了,再不着痕迹。


这个结尾引入的太好了啊没了人失了魂,人无所念心无所归,连魂也不再鲜明存在,论以感情线为主的文章内是恰到好处——不论是描写还是剧情,给我的都是多一分杂糅,少一分无韵的感受。


接着我想说说程老师刻化出的雷安两人形象带给我的震撼感受——


雷狮——王族末裔,心怀仇恨,为人有胆色豪气。
雷狮自始自终都在与命对抗,并且他坚信自己能与之对抗。
那个桀骜张扬的灵魂于此文之中表现的太过明显太过鲜活了  直到最后一刻他的身影仍旧不屈地隐在电光雷火之中,我是心痛,同时也是钦佩——这一位王,他本生就高傲,即便最后沦落于此,他仍旧是俗世不可触及将他玷污的王者!王者生而骄傲且自由。他不曾被这世界束缚,哪怕被孤立,被排斥,这种种恶意他恣睢笑着一带而过——我想他最后一定会走上巅峰,如果不是遇见了安迷修的话。
面对安迷修,他是以真心相待的,大抵本来只是玩味于对方与世俗不一的思想,倍感有趣的才想了解的更深——不知不觉竟就动了情。对雷狮来说安迷修是一个特例,他强大有思想而为人正直,明明以其能力在那个时代虽不能肆意妄为至少也能随心而活——偏偏要选择看似飘渺无比的道义,待人温和,嫉恶如仇。
雷狮曾问他对杀兄弑父的三皇子有何看法,想来是打算收获一满筐恶语以便日后算账——却不想对方回答出人意料,也就是再那时尝到第一次被人认同的感受,这一奇特感觉,也悸动了心。
面对自己仇敌之人,他能分清利弊,他看到安迷修的本质之心,以客观角度将他于自己的仇敌分离开来,自始自终他都不是暴戾恣睢狂躁干将,而是深谋远虑战意昂扬的君王。
他真正无愧于君王之称。


面对千军万马,面对必败之局,他仍放声而笑不畏缩不前。雷狮开始就没想过能赢——因为差距太过悬殊。纵然秘宝在手他也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以此力挽狂澜,因为这样一个深谋远虑的人不会轻易将一切都归咎于一处。这样的结局就给我一分真实感,能感受到他是在被这生活一步一步相逼走上这一步,而生活给予给他的是阻碍,是不死不休的无尽之路。
——他却选了顺其自然。


记得程老师在评论中也有说过一句“如果一定要说安迷修欠了雷狮什么,那大概就是一份同等的喜欢吧”
是啊,这个结局是不完整的,明明两人有两情相悦之说却无以表达来源,最后天人两隔各自心愿也无法传达——当真是用情之人最平常却也最心痛的结局。
但是不是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认为呢?
雷狮不曾亏欠这个世界,他一生从没怕过,也从没有后悔,对于安迷修的感情,尽管可能已知是无果之物却仍旧坦然接受面对然后将他传达出去——世界不曾许诺过他什么,自然也就不会亏欠——他来的潇洒,去的也痛快。大概只是被喜欢的人欠了一句亲口而出确定的答案。
但雷狮是何许人?他把这世界看的太透了——透的可怕,根本就是洞察一切的局中人。不论安迷修答或不答,他都已经是心知肚明了这个肯定的答案,因为他也将对方了解的太过彻底,对于某些小小心思,我想雷狮或许要比安迷修还看的更彻底明白。
他们就是这样的两人——情意用尽,分明为两个极端,却偏偏相交相认相互不得离。


接下来我想就《断魂》和程老师的文章来吹一吹程老师和我个人的一些观点——这些就有点体外话了,而且差不多完全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的。


整体来看,《断魂》这一篇文在文笔和字词上是并不华丽的,不过我觉得也没有必要注重于这一点,因为本文所有的描写都恰到好处且棱角分明,这是两种不同的美感。相比于花团锦簇的纷繁之景,峡谷内沟壑纵横的山角之处是雄奇壮观之景——这两者各剩一筹,而程老师带给我的,就是后者雄奇的感受之景,他相比于前者,要更困难,更具有令人难忘的独特魅力。
这就是程老师的文章。


文笔是为剧情烘托起映衬作用,而剧情在于完善情节表达人物形象,总体一说,人物是小说中最重要的因素,他们才是核心的所在。而您笔下的人物,您的文章,是真真正正的“活物”。


先前我也有探讨过关于文章背景的陈述与铺垫描绘,再文章中都设置的近乎完美无缺,层层铺进于生活,铺进于生命中特有的的东西!


或者说,您写的就是生活。


我不知道究竟要对生活认知和了解透彻到哪一个地步才能如此流畅地写出这些文字——寓景于字,寓情于文。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是真难,而这就是程老师文字打动我的一处。它太明确了,太鲜明了,太真实了。虚实交融似真似幻,沉溺在文章与现实中无法自拔——或者两者都是现实,因为他刻画的太真,太妙了。


对于雷安两人,他们就应该是“我们生来手握刀剑,我们之间的战斗不死不休”这样的感觉。而程老师笔下的他们又比此更加鲜活——这两人所持信念何其遥远,他们的灵魂却又何其相似,一样的孤独,一样的骄傲,他们对得起的是自己的心,做的起的是自己的人。命运弄人生活相悖又何妨,他们仍旧能以自身傲骨闯荡出自己的人生。
边幅
这些东西放到程老师的文章里,看看雷总和安哥各自经历各自征途在那生活背景之下是一步一步被铺垫完全而向下行走,而正是所谓的生活坦露出他们灵魂的特征,这两个孤傲的身影灵魂相互触碰必然爆发的是无与伦比的光芒——由生活所导,而由他们所致。


这他妈哪里是在写人程老师你简直是在刻魂!!!


就好似无念不下笔,有念似绝妙。


程老师每一篇文章在我读来都有这么的感受,像水溶于水中,汇聚其中是无比自然,不需要边幅棱角那般需要修饰打磨,相比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柔顺无比。
全篇文统一都有这样一个特点:十足生活韵意,程老师每篇下笔都是奔着一个目标,或多或少地想表达出些生活的经历情景一类的东西,您文章里的世界仿若都是现实一类表述出一种被束缚的感觉——不是文章,而是其中的那个背景给我这样的一种感觉。如果硬要说出一个确切的形体,大概就像是框架堆砌而成的那种方方正正的几何形态,贯彻的是“规矩”二字。人生,信念,每一个世界中都能从自己真实生活中找到倒影——至少在我看来能将他和我的世界相接相连,因此我仿若有着一种共鸣感,我甚至还有些认为——程老师写的就是您的世界,在这个被“规矩”覆盖了所有框架的世界之下,诞生出本源的雷安两人。


好像就应该有这么两人!他们孤独骄傲而坚强,就应该由这一身傲骨的他们冲破这个被束缚的世界被决定了得人生,纵然苦乐逢别也可能不尽如意,但这份痕迹是真实的,昭明这两人就此存在就此演绎他们的人生!!就应该颠覆这些规则让这无聊至极的世界见识他们不屈的灵魂。


说到这里让我抹一把辛酸泪雷安这两人的灵魂何其相似程老师怎么就刻画的这么生动活灵活现这这这两人无论怎样都太戳中我心了。


给我的感觉大搞就是一种,他们没能力去真的改变这个世界,可是这个世界也没资格让他们所改变,他们的灵魂共同之处都有一桀骜蕴含其中,表层相似,本质何其相同。


所以程老师是不是你心里本就希望能有两个这样的人为媒介来生活于您所表达的那个世界中然后看他们活的有声有色有血有肉尝尽这世间百般苦难明白这真理,把您心中那所蕴含着一个个故事转来分享给我们听啊——我只能说太透彻了太符合我心中那份情感仿若有无穷的共鸣xusjsnkx还好想和您更详细的探讨些文章里面各种场景啊人物情感啊还有后面您想表达出的那些东西啊我djsnd只能说自己想了太多也都只是臆想但程老师的文章真的是让我第一次感到共鸣呜真的好想和程老师探讨好想勾搭程老师orz【你也就只是想想就行】


尽力吹上了五千字……啊这么看来我废话好多完全表达不出程老师文章的好还有那些细细品味之下带给我无以言语的震撼和强烈认同感。真的希望程老师就这么继续下去吧,感谢您乐意将您的故事还有那两个相似灵魂的主角带给我们这些精彩纷呈的故事,就像我所认为的,希望您文章之中的雷安二人,就在这个相悖而被框架规矩所束缚的世界中打破规格,活出属于他们的生活——!


群山界破天青色,峻岭巍峨入云霄,万物静洁如洗绦。
蔚蓝天空下,这两个桀骜孤傲而强大的灵魂,在某一处的世界真实地活着。


之前没成功……神明在上程老师你一定要看见!! @程式

评论(5)
热度(102)
  1. 顾城.沐风黎现寒宸融 转载了此文字
    很用心。赞。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