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啊……看起来好羞耻【。
其实还是能写糖的,窗掉虽然很可惜不过也没啥啦hhh

木木木木:

30days的本子因为我个人原因窗掉了。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题材但是不得不窗掉就挺遗憾的,但也真的是不得不窗掉了。


staff的稿费和赔偿正在处理中。


之后会考虑做工作量小一点的本子……


最后谢谢大家。


配文BY @程式 






Day1


 


7.20 天气阵雨


 


今天开始和雷狮住在一起了。


想一想觉得奇妙极了,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其实有那么一点期待。


“同居”这样的字眼太暧昧了,所以我宁愿选择“住在一起”这样的话来代替,但是我们之间又的确是在同居。


彼此分享一间屋子,一张床,一扇门,和整个生活。


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对我这样提议的,就像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答应的。但是事实上我在答应后的五秒钟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从今以后也许就不再有“我”和“他”,而是“我们”。


不得不说其实好像也有一点点美妙,但是只有一点点。


搬家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吵架。


其实也许算不上是在吵架,只是闲来无聊的拌嘴,毕竟两个人闷头收拾自己的东西实在也太尴尬——然后就导致我看不上他的私人物品,他也要嫌弃我的品位。


我发誓雷狮一定不会好好地把换下来的衣服和袜子好好地扔进洗衣机。


更不会分深色和浅色洗。


没准他连洗衣机也不会用。


 


等到拆开新的牙刷,和杯子一起并排摆在洗漱台上的时候才有真正的“啊,要和这个人住在一起了”的真实感。


这种真实感很微妙,说不上是满足,但是心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轻快。


就当是满足吧。


 


刚才我去洗澡,新浴室的花洒很好,水流砸在瓷砖地上的声音大得吓人,我模模糊糊听见雷狮在客厅喊我的名字。于是我关了水喊回去,听见他扯着嗓子问我空调的遥控器放在哪里。


我没理他,只是继续洗澡。


然后他没了声音,我以为他找到了。


结果我听见浴室的门被匆匆忙忙推开了,我刚来得及围上浴巾就被他扯了出来,头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又不讲话,只是捏着花洒背在身后免得弄湿自己的衣服。


我身上的水还不是会弄湿?


这时候他把脸贴近我,然后伸手去拨我黏在脸上的头发。


那一瞬间我以为是要接吻。


但是没有,他只是看着我。


这样足以让呼吸交融的距离最容易爱上一个人。


我终于觉得住在一起是一个好决定了,除了那个没关上的花洒。


希望雷狮良心发现能擦干净浴室的地板。


晚安。


 


 


 


 


Day2


8.2  天气  晴


 


阳台上的绿植发了新芽,今天早上浇水的时候刚发现,也没多想就把雷狮拽起来告诉他这个消息。说了之后才发现这个消息真的很无趣。


但是雷狮也没有恼火,刚睡醒的样子还呆愣愣的,只是含含糊糊地应了声,又把自己埋回去继续睡。


反正绿植也一直都是我在打理,之前看房子的时候就觉得有一个阳台可以放些花草很不错,但是雷狮却想着直接当成仓库放鞋盒子和乱七八糟的杂物,结果最后只能各退一步,两人各分一半,倒也和谐。


傍晚下班回来去超市,雷狮才反应过来问我早上拽他起来是想说什么。


我却觉得再这样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一遍显得太傻了,支支吾吾不想回答他。


结果雷狮这个人就胜在有毅力,追着我问个不停。


我说你丢不丢人,有事回家讲。结果他反而一本正经地威胁我要是不告诉他就做更丢人的事情。


两个二十来岁的大男人黏糊在一起逛超市就够引人注目了,要是再丢人一点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于是只能妥协。


我告诉了雷狮,雷狮一开始先是笑,笑够了才倚在手推车边说:“好啊,我们庆祝一下。”


 


说是庆祝,还是我做饭。


刚搬新家的时候找了几个朋友来聚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费心思做过饭,两个男人一起随便炒一两个菜凑合一顿是一顿。本来我想说雷狮神经病,但是看着他笑着的脸,这句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其实我做菜一般,基本还停留在能把菜炒熟不糊的阶段,要说味道就差多了,雷狮常拿这件事来挤兑我,但是自己却十指不沾阳春水,我若是不在家就只会点外卖,还要挑三拣四。


晚饭吃到一半,这个人又说要喝酒,我去厨房冰箱里拿了冰好的啤酒,回来却发现这个人根本没老老实实待在桌边。


他站在阳台上抽烟。


这个时节夜风还不是很冷,他的外套还是系在腰上,透过晾在外面的床单能看见他手里一点明明灭灭的火光。


我拉开阳台的门,他便老老实实地掐了手里的烟然后来拿我手里的酒。


我们两个喜欢的牌子不一样,所以每次买来都是双份。


我拉开拉环再抬头的时候发现他在看着我,晃了晃手里的玻璃瓶。


大概是个碰杯的意思——所以我就这样做了。


“庆祝什么?”他这样问,“为了你的宝贝盆栽,还是为了新的生活?”


我趴在栏杆上扭头看他的脸。


公寓边是主干道,川流不息的车灯蜿蜒成一条模糊的光带,远处层层叠叠的楼宇里也亮着许多灯,每一盏灯下都是不一样的生活。


风很舒适,夜色很美。


这样的夜色里,为了什么而庆祝便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了。


 


 


 



Day3

8.9 天气 晴

今天超市促销。
按照以前自己住的时候其实是从来也不会关注这样的日子的,更不会在意今天的白菜比昨天的便宜了几毛钱——雷狮当然更不可能知道,他最多能算清楚一整箱的啤酒比单支要便宜得多。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下班回来挤超市真的是一件我们两个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之一了。
天知道一群大爷大妈中间杵着两个大小伙子看上去有多奇怪,而且我觉得我和雷狮两个人的战斗力也抵不上一个大妈。
我们就只能这样放弃了抢夺特价物资的计划而是选择其他的生活必需品。
不,不是米面蔬菜。
是啤酒饮料零食。
我绝对,绝对不相信雷狮就是吃这些垃圾食品把自己堆成180+的身高的。而且我们两个都对自己的身材要求相当严格甚至每周都要花不少时间泡在健身房里。
这时候就只能感叹吃不胖的体质多令人嫉妒啊。



说起来,雷狮终于在我们同居的第一个月里了解了菜市场的具体位置以及如何购买新鲜的蔬菜。真是令人感动,虽然不要想着他能学会讲价就是了。
然而水果这种东西依旧会暴露他大少爷的本性。
“为什么红的比绿的还贵?”这个人一手拿一个苹果比较着,“不都是苹果吗?”
“进口的吧。”我伸手去拽塑料袋,“你要吃哪个就装。”
结果他一样装了好几个,也不知道是有几个胃能吃下。

我从来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输给过雷狮,不过现在我终于了解了。
是脸皮。
我为什么没在他抢着冲向收银台边的货架时就用酒瓶子砸他的脑袋呢?
或者捂住他的嘴也来得及的。
这样他就不会大声嚷嚷出“你觉得超薄和凸点哪个比较好”这样的话了。
我觉得我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告诉他:“都行。”
结果雷狮雷大爷回答道:“哟呵,还有夜光的。”
带着你的夜光套子滚出我的视线吧。

付过账之后我拎了袋子就走,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
这个人也完全没有尴尬的感觉,把那几盒东西扔进袋子施施然跟在我身后。
我很想告诉他“之所以这种东西放在门口销售就是为了防止尴尬”,但是我没有。
雷狮开车回家的路上就在时不时地看我,终于在开门回家的时候在门口按住我,问我:“你是不是在生气?”
我说:“你不觉得尴尬吗?”
雷狮看着我的脸,说:“我凭本事找的男朋友,我凭什么要尴尬。”
我觉得没什么可气的了。
唉。
晚上吃苹果派。


 


Day4


8.20 天气晴


 


很少这样大清早起来就坐着写东西,昨晚胡闹完了忘记设空调的定时,刚才生生被冻醒,结果再也睡不着了。雷狮那家伙还窝在被子里睡得正香,看上去真气人。


雷狮这个人一贯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搬了这个房子之后别的没什么要求,就是床品的质量一定要高,再加上厚重的遮光窗帘,恨不得能一觉睡到明年似的。


不过睡着的样子倒还没那么招人烦就是了......他安静下来的确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我是怎么看上他的呢?


有时候自己也在想。


毕业之后换了好几份工作,不是工资太低就是老板过分,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虽然是销售,但是车这种东西卖出一辆就能拿到不少提成,即使店面在很远的市郊也无所谓了。


那一天我有一点晚了,急着出门赶地铁,用跑的冲出了小区,结果正好被路过的一辆车刮到了腿,相当狼狈地坐在了马路上。


其实那时候心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车好新,下一秒才意识到其实是自己闯了红灯,要是这车刮破了漆能不能去店里拿员工价修。


然后那车的司机就下车了,就是雷狮。


雷狮那个时候好像也刚毕业不久,但是手里的项目已经拿了不少钱,下了车一副牛逼兮兮的样子低头问我:“碰瓷儿的?”


本来我是理亏的,他这个态度我就很不爽了,于是我说:“不是,你车没出问题吧?”


“现在碰瓷都走这个套路了?”


我当时说什么来着?啊对,我什么都没说,爬起来拿着包就走了。


要不怎么说这个雷狮烦人呢,我都一瘸一拐快走过马路了,他又开着车在我身后跟着,扯着嗓子问我:“要不给你叫个救护车吧?”


我差点气晕过去。


我说:“我急着去上班,你车没事就快走吧。”


他跟我一块停着等了个红灯,然后说:“我送你上班去吧。”


免费打车,还是新车,不坐是傻子。


于是我拍拍灰就坐他车上了,告诉他去城外4S店。


“你卖车的啊?”他车开得挺稳当,嘴倒是没怎么停。“我看你也不像买车的。”


“你这个人。”我真的挺想下车的,但是舍不得那几十块的打车费。“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你们经理培训的时候没说过吗?不要得罪任何一个人,没准下一秒他就是你的客户呢?”


“你这车不是刚买的吗?”我看他车上说明书还扔在外面,烟灰缸里面也什么都没有。


“这是公务车。”雷狮一边说还一边瞄我,“我再买一辆私用。”


“你又不是公务员,而且你现在就在私用。”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送上门的生意都不做,有你这么当销售的?”雷狮好像还觉得挺好玩,但是我真的不太想理他。


“你才脑子有问题,认识一个人十分钟不到就要买辆车,有你这么乱花钱的?”我这一句嘴刚回,就看见雷狮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拍在扶手上。


“这是啥?”


我看了一眼,黑卡。没说话。


“我有钱,我乐意。”


后来他真的买了一辆车,从我这。


那车现在还在楼下停着。


不过是挺久之后的事情了,这期间他跑来4S店无数次蹭了我无数次的茶水和食堂就不提了。


那天之后他加了我微信,然后我备注了一个人傻钱多冤大头。


好久之后才改的。


 


他醒了。


迷迷糊糊伸手在床上乱摸的样子好傻。


今天周末,不如再回去睡一觉吧。


 



评论(1)
热度(1371)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