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凹凸/雷安】你能不能谦虚一点?

你能不能谦虚一点?

 

雷狮在小巷子里转了第三圈的时候实在没忍住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国骂,接了电话就冲那头连珠炮似地一顿喷:“你找的什么破地儿来吃饭?这里头跟迷宫似的哪有个餐厅的样子?就冲这就是及格线以下。”

“火气这么大?刚下飞机?”电话那头是个清润的男声,簌地将雷狮心头的火气浇熄了。“放轻松点,今天又不是让你来写美食专栏。”

“丹尼尔?”雷狮一听这声音,立即将晚上这顿饭的规格在心里又提了个Level。“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丹尼尔此人在厨师界也算得上是个传奇了,十八岁独自出国研习厨艺,二十二岁当上米其林三星餐厅主厨,二十六岁创办自己的餐厅,二十八岁手下三所餐厅全部评上米其林星级,如今已经快发展成一系列的餐饮集团。

不过雷狮和丹尼尔的关系虽然应该算是前后辈,不过丹尼尔对这个惊才艳绝的后辈相当看好,两个人的关系也一直不错,居然亲自出门把雷狮接进了店里。

雷狮一进店门就发出了相当大的一声啧,屋里为数不多的几桌人里大部分都是熟面孔,然而这其中的绝大部分都不太看得上雷狮,雷狮自然也不想去搭理,径直坐在了丹尼尔的那一桌。

丹尼尔还带了三个人,其中雷狮认识格瑞是一家美食媒体的主策划,小姑娘凯莉是编辑,而另外一个屁股虽然黏在凳子上,脑袋却恨不得能转个三百六十度的小孩儿则相当面生。

“这谁?”

“金,刚毕业,在我们这实习,正好晚上带他过来见识一下。”格瑞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遍。

“第一次蹭吃蹭喝就给人家这个标准?不行吧?”雷狮把后背靠在了软垫里,翘起一条腿道:“改日让你们老大带你去我那,才算真正地开开眼。”

雷狮这么看不起这家餐厅也是有原因的——实在是太小了,且不说本身就藏在弯弯绕绕的胡同里,牌子又小,整个餐厅里面虽然装潢成了美式田园的清新风格,但是满打满算也就只能坐十来个人,堪比东京闹市区里的小居酒屋。

“今晚主要不是来吃这家餐厅的菜。”丹尼尔晃了晃手指,“听说过Pop up Restaurant(临时餐厅)吗?”

“哦?”雷狮挑起了一边眉梢。

“这几年才在国外流行起来的,这次是两个年轻人给带进国内了。”丹尼尔指了指厨房,“也是名师教出的徒弟,在全球排名前三十的餐厅做了好几年,这应该是在为独立出来做准备。”

看金仍然是一脸不知所云的样子,格瑞只好低声又解释道:“Pop up Restaurant,就是年轻的厨师为了积累知名度和经验,也测试一下真正的水平所出现的一种新兴的方式,一般是几个厨师租下一间店面推出自己的菜单,限定时间从一个月到一天都有可能。”

“那有什么区别啊?”金还是没理解,“在他们待的餐厅不一样吗?”

“怎么可能一样?”雷狮喝了口柠檬水,道:“独立推出一整套菜单对于年轻厨师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所以相比正常的餐厅,我们在这里可能会尝试到更新颖大胆的菜式。不过相对的,踩中雷区的可能性也更大。”

 

雷狮他们来的这家临时餐厅只开放一周的晚餐,每天两场,他们坐下的时候第二场的人还没有到齐,捧着玻璃瓶的侍应生优雅地穿梭在狭小的桌子空隙间,为每一位客人添上矿泉水。

因为人实在太少,要等所有人都到齐才能开餐。

雷狮看这架势就觉得发愁,他一向不怎么耐烦吃西餐,一是麻烦,二是吃不饱,经常受邀吃上一顿西餐之后出门还得再要一碗牛肉面。

好在也没有让他们等上太久,侍应生就给每个桌子上都放了一个篮子,里面是每人一份的餐前面包。

虽然雷狮对西餐并不怎么感冒,但是美食总有一个共同的品位标准,就是好吃。他自觉是个糙人,然而食物好不好吃总归还是清楚的。

“唔!好吃!”金把黄油抹在面包上之后狠狠咬了一大口——看来的确是饿得不轻。

黄油是特地调制过的,在黑色的磁盘上抹出一道来,里面不知加了什么东西的碎末,又撒上了一层淀粉,摆盘倒是做得精致。

雷狮心不在焉地沾了沾黄油,把面包塞进嘴里。

餐前面包可以说是判断一个西餐厅好坏的一大标准,不得不说这家雷狮还未见过就给了差评的餐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外壳坚脆,内里松软,咀嚼间能尝到一点点发酵的酸味,又恰到好处地和黄油的香醇配上,里面的海苔碎末再提上最后的鲜味......金差点就举手叫侍应生再来一份了。

另一道小吃上桌之后,雷狮基本可以判断厨师中至少有一个是本国人,即使用的料理方式是十足十的西式,但是原材料倒是充满了接地气的感觉,唯有刨在盘子里的一点云南白松露勉强算得上是高端材料。至于入口的味道倒是颇为清淡,雷狮学过几年粤菜,对这种清淡的口味也算能够接受。

第一道菜上来之后,雷狮的好心情就被破坏得差不多。

“摆盘差了点,这菜不好拍啊。”凯莉用叉子稍微撩起了一点菜叶子,露出里面的一小堆鲍鱼的碎末。

“味道也一般。”丹尼尔摇头道。

“我觉得还挺好的啊,这里面有水果吧,能吃到不一样的味道。”金倒是挺开心,一边的格瑞相当敷衍地点了点头。

第二道菜是在外面的料理台上摆的,副厨拿了个喷枪点火在食物表面略微一燎,撒了点黄色的颗粒之后在空白的盘子边抹上一条青酱便上了桌。

这道差不多算是主菜之一,一整块鸡胸上散碎地落了几片绿叶,一边金黄的碎屑让整盘菜的颜色看起来鲜艳漂亮。

雷狮切了块鸡肉蘸了蘸青酱放在嘴里,尝了片刻后眉梢一挑,露出点带了惊讶的笑意来。

“西式的白切鸡,倒是挺有创意。”格瑞打量了一下盘子,“肉应该煮过很长时间,肉质不错。”

令人比较惊喜的应该是一边的黄色碎末,是海胆做的冰沙,衬着鸡肉柔嫩香滑的口感格外有趣。

第三道菜还未上桌的时候就已经能闻到烤鱼的香气了,金坐在桌边忍不住探头往厨房的门口张望,偶尔能看见一两道忙碌的身影闪过。

“我好像看到主厨了,长得不错啊。”金说,“能拍到照片做专访应该还不错。”

“哎是吗?”凯莉将盘子递给侍应生道,“跟雷狮比怎么样?”

金沉吟了半晌,道:“风格不一样吧。”

雷狮嗤了一声,还没等说什么,那道烤鱼就已经上了桌。

整块的鱼上放了几层蔬菜脆片,侍应生将一壶鲣鱼高汤浇在上面,汤汁透明,没有冲散摆盘时盘底精致的酱汁图案。

这一道菜看上去也下了不少功夫,鱼用的是淡水鱼,但没有一丁点腥味,鱼肉松软但却完全不至于散掉,切下去还是完完整整的一块,连着上面的脆片放入口中,酥脆和香软完美地契合起来,形成一种相当高级的口感,丹尼尔拧起的眉梢终于有了放松的痕迹。

下一道应该是硬菜了,雷狮刚刚只差不多垫了个底,虽然也没抱着能吃饱的心态,不过主菜永远是最重要的评判标准,环顾四周的食客们的脸上也都露出相当期待的神色。

不过这一道菜好像复杂了不少,看起来是由两位主厨合作完成,先是一个姑娘捧着一个大盘子从后厨出来,仔仔细细地将盘里的东西一个个安置进黑色的浅口瓷盘,她刚做了一半,后厨里的另一个没有见过的人走了出来。

那人身量高挑,端着烤盘的姿势轻巧,走到姑娘身边时绅士地绕了一圈,对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来。

凯莉赞叹了一声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刚刚金的提议,帅哥美女的青年厨师组合,稍微炒作一下,我们的浏览量没准又会是一个新高。”

“是吧?”金把目光投向了一脸不在乎的雷狮。

“厨师的战场在厨房,又不是T台,长什么样子重要么?”雷狮点了点桌面,“得看这道菜到底是个什么水平,不然也就只是庸才一个。”

这道菜端上来的时候让大家的神情不禁有一丝微妙——一个盘子的两端泾渭分明,虽说是一道菜,也的的确确是同一种动物的不同位置的肉类,但是由于烹调方式和摆盘方式的区别,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尴尬。

但是味道倒挑不出什么错来,那男性厨师负责的烤肉部分火候刚刚好,脂肪几乎没有,肉的切面颜色层次分明,中央是半熟的肉粉色,而外皮已经是漂亮的金黄。肉质扎实却一点也没有老掉的意思,咀嚼间的肉汁在口腔里形成醇厚的回味,最后配上腌制的萝卜丝去除那一点油腻,最后唇齿留香。而旁边的腿肉是传统的法式油封做法,脆甜的水果碎和浓厚的肝酱弥补了味觉上的层次感,让多种味道形成微妙的平衡,完成度也很不错。

但还是少了点什么。

雷狮用叉子将盘底的酱汁抹开,在心里仔细琢磨那一丝若有似无的缺失感究竟在哪。

主菜之后这一顿饭基本上已经进入了尾声,最后的两道甜品是由两位主厨现场完成。那女孩儿选择的是冰激凌,酸奶和一点干花碎屑的组合,不会出错,但也并没有什么太过出彩的地方,倒是冰激凌本身比起甜腻更多的是清新爽口,但是香甜感并没有减少一点——大概是上面的桂花干的作用。而冰激凌里面还藏了两颗甜酒酿啫喱,让口感又多了一层,大概也是作为女性的独特细致吧。

那姑娘看见自己的最后一道甜品上了桌,表情马上松快了下来,从料理台后面走出来到了一桌貌似熟识的人中央寻求意见去了。

于是雷狮把目光投向了那个独自站在木质料理台后的年轻男人。

他的动作相当随意,不比另外一位主厨的精致认真,看上去就像随手抓了把什么东西撒在盘里,又随便从碗里舀上几勺东西敲进去,只有最后做装饰的时候才贴近了盘子,仔仔细细地将几片巧克力脆片插进白色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里。

雷狮注意到他的眼睛的绿色的,和身后米白的柜台很相配。

最后的甜品端上来之前雷狮以为那是布丁,腹诽那主厨一个大男人竟然是这么一颗少女心。等上了桌才发现是白色的慕斯糊。

这得多甜啊?他面色狰狞地望向那个已经摘掉了围裙,走回后厨的背影。

有始有终是对一顿饭的尊重,本着这样的信条,雷狮挖了一勺子慕斯送进了嘴里。

惊艳。

连没什么表情的格瑞都睁大了眼睛,金更是连挖了好几口送进嘴里。

“这个慕斯......是蘑菇做的?”丹尼尔沉吟道,“蘑菇慕斯和黑巧克力的混合,配一点提子,正好做出甜,咸,鲜和微苦的口味平衡,里面好像还有干燥的叶子增加了口感的层次.......可以说是个完美的结尾了。”

“压轴惊喜。”凯莉总结道,她刚刚放下相机,享受地抿了一口勺子里的慕斯,“有颜有才华,雷狮,你有对手了。”

 

雷狮将手里的金属勺子扔进了盘子里,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整个餐厅里聊天的声音都停了,瞬间变成了一片尴尬的死寂。

“那个主厨,那个男的。”雷狮站起了身,垂眼看着丹尼尔的脸,声音低沉好似风雨欲来。“他叫什么?”

“安迷修。”丹尼尔抽出桌上立牌里的菜单道:“这个,安迷修。”

雷狮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我们该回去了?”凯莉喊了他一声,没明白这个雷狮突然又发了什么疯。

“我有话问他。”

 

TBC

 

之前说的美食文,大半夜写得我快要饿死.....菜单有参考。

本子的所有线上内容已经放完啦,争取年后做出来,感谢大家支持!

评论(69)
热度(1834)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