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狂热中。

【高兰】命运回环(1)

命运回环  Destiny Loop

 

伦敦一年四季都在下雨。

雨总归是差不多的,黏腻又冰凉,顺着衣物的织线纹路渗进皮肤,再沿着相似的神经侵入四肢百骸,最后笼在心头汇成一片潮湿的阴翳。

高文将格子围巾的边角塞进风衣领口,点头向穿着鲜艳卫衣用书包或者课本顶在头上挡雨的学生致意,偶尔有两三个相熟的便会停下脚步寒暄几句。

“他爸爸又来了?”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突然回过头没有来由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另一个男生顺着他的视线瞄过去,含糊道:“是啊,虽然已经大学了,不过那是我们的‘小天才’,看重一点是正常的。”

两个高挑的男学生将高文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有心也无法看到那个话题中心的人影是什么样子,高文只能继续挂着温和的笑意听他们继续说下去。

“少议论别人。”一个少女的声音冒出来,两个男孩子马上闭上了嘴,“到时候借人家文献综述看的人不是你们?”

高文和那女孩儿打了个招呼,年轻的女士显然难以抵挡英俊绅士的年轻教师所散发的魅力,瞬间烧红了面颊,匆匆颔首便加快脚步离去,顺便带走了两个大号的尾巴。

这时候高文终于能看见他们刚刚所议论着的那个男人。

正准备走向车子的脚步就这样硬生生停滞——一股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席卷上高文的心头,却如一团乱麻一般毫无头绪,甚至找不出一个上前去打招呼的理由。

那个男人打着一把黑伞,看不清脸,雨幕中最显眼的是他握着木质伞柄的手指,修长而有力,骨节的漂亮线条在手腕处收成紧紧一束没进了衬衫袖口。他的西装穿得整齐又讲究,深色布料严丝合缝地贴合肌肉的轮廓,掐出长而笔直的腿和细而窄的腰身,再往上是饱满的胸膛和宽厚的肩......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男人已经将身体转了过来,大概只隔了一个半车身左右的距离看着高文的脸。

高文这才发现自己方才在用一种失礼到近乎骚扰的视线注视着男人,现在道歉倒是能够顺理成章地搭上话,但是该说什么呢?‘您的身材太性感所以我忍不住看呆了’这样的理由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性骚扰吧?

于是当高文慌忙将移开的视线重新回归到那男人脸上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面上染着不知是窘迫还是愠怒的绯色,衬着眉宇之间的细小皱纹显得更加迷人——这时高文注意到他的眼睛是紫色的,仿佛沾上露珠的鸢尾,花瓣震颤间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目光。

“您.....”高文终于确定了自己该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少年快速地走向了那男人,男人如梦初醒半手忙脚乱地用手里的伞给那孩子挡雨,一边还低声说了些什么,被雨声统统遮掩了起来。

那少年抬眼看了过来,发现是高文的时候明显愣了愣,然后面上竟然显现出了些复杂的神色。

“高文先生。”但少年的礼数和教养仍然保持得很好,他微微侧过身,向高文介绍那个他注意了很久的男人。“这是......我的父亲。”

高文发现那男人面上的绯色更加鲜艳了,甚至要变成伦敦深冷街头最浪漫柔软的色彩。

“您好。”高文伸出手,像是要掩饰什么似地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我是加拉哈德的老师。”

那男人的反应有点大,他匆忙地换了一只手握伞,用腾空的那只右手去握高文的指尖。

他的指尖很凉,与高文的炙热温度是两个极端,高文注意到他甚至有些贪恋这样的温暖,近乎勾引一般在两只手分开时又蹭了蹭自己的掌心。

加拉哈德——这个平日里谦和友善的天才少年突然生硬地打断了两个成年人之间的交流,表示外面太冷想要坐进车里去。

而不称职的父亲先生这才匆匆从年轻教师的魅力中将自己抽离,既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下名字,只剩下了指尖残余一点幽幽的木质香调。

高文带着这样的一缕香气坐进了车里,熟练地踩动油门开往公寓的方向。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高文在校园的草坪边叫住了加拉哈德。

浅色头发的少年停住脚步,抱着书本顺从地跟着高文一起坐在了草坪边的长椅上。

“你父亲,我是说昨天的那位.......”高文不太擅长绕弯子,而且同加拉哈德这样聪慧敏锐的人交流也用不着遮遮掩掩。

“是我亲生父亲,很年轻对吧?”他的眼神里多了点说不出是轻蔑还是嘲笑的意味,语气却十足低沉。“他在我这个年纪....或许更小就有了我。”

加拉哈德今年大概十六七岁,这样算来他父亲的确也就只有三十岁出头,正有韵味的年纪。

“你母亲.....”再问下去其实很失礼,但高文并不是加拉哈德的导师,只是给他上过一门公共课,对他的家庭——尤其是他的父亲,实在是有很大的兴趣,而私自调阅资料却更失礼,高文权衡一番后还是选择问了出来。

加拉哈德却没有露出被冒犯的神情,顺从得仿佛两个人已经熟稔到可以随意分享秘密的程度一样:“她当年迷晕了他,然后有了我,他一直不知情,后来我长大,她将我送到他身边,然后就消失了。”

“所以其实你父亲......没有结婚?”

“没有。”加拉哈德偏了偏头,“他那时候就有个养女,再加上我,基本每天只在我们两个身上费功夫。”

“原来是这样。”高文把手中拿着的果汁递给了加拉哈德,自己拉开了咖啡罐子的拉环。

“你是第一个听说他有两个孩子还打算泡他的人。”加拉哈德把书放在腿上,声音平静无波。

高文差点把咖啡喷在今天新换的格纹西装上。

“我不是......”

“这里是英国,所以......”

“真的不是。”高文把罐子放在腿边,十只手指纠结地缠了一会儿后道:“好吧,有一点。”

他没敢再看加拉哈德的眼神。

“我觉得没什么。”加拉哈德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他是偶尔独自出门吃饭都会被陌生女性结好账只为了拿到电话号码的类型。”

“这么夸张?”

“是的。”加拉哈德开始掰着手指给高文一个个数来,“他上上上份工作是因为同时被办公室里的两位女士爱上而不得不辞职,上上份是因为一位同事为了他离了婚,上一份则是被上司当面告白,另外......”他叹了口气,“上司也是个男人。”

“这听起来像是个奇妙的诅咒。”高文道:“但他看起来依然......”依然维持着一种无业者绝对无法表现出来的体面。但是再继续问下去就真正地涉及了隐私,高文识趣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无论如何,假如您想要追求他,我不会阻拦,更不会提供帮助。”加拉哈德第一次露出了像是无奈般的不耐神色,“只要你们不要把多余的精力放在我和我妹妹身上就可以了。”

“会的。”高文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但依旧英俊得过分。

加拉哈德将喝光的果汁扔进垃圾桶,向他的老师摆摆手后走进了乌云散去的午后阳光里。

 

当天傍晚那位迷人的先生又一次站在街口的车子边张望着,他身量极高,又俊美,从学校里走出的学生们大约只到他的肩头或下巴,使得他格外引人注目。

他看上去有点焦急。

高文心里盘算着这次至少要问到姓名,刚拉好西装的衣摆就看见加拉哈德难得不顾形象地从门口狂奔出来,粗暴地拽开车门就坐了进去。而那男人动作也相当利落,只两三秒就将车子驶离了街道。

一股被无视的不满席卷上高文心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也钻进了车子,顺着对方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尽管只见过一次,高文已经将对方的车牌号牢牢记下,他远远地坠在后面开了半晌的车才发现这条路是出城的道路,而且方向越来越偏,像是要去乡下的意思。但是前方的车子飞快的车速却告诉高文没那么简单。

高文下意识地用力踩下油门跟上,然而身后突然冒出了两辆黑色的车子,越过高文的银灰色轿车就要向前方的车辆撞去!

就在这时,银灰色的轿车猛地一个急转弯,轮胎和柏油马路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随后便是两声沉重的闷响。

那两辆黑色的车像两颗铁皮土豆翻滚在路边,而高文的车也熄了火停在路中央。他从驾驶室里出来,身上只有几处地方被硌得生疼。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前方的车也停了下来,加拉哈德把脑袋从车窗伸出来冲高文招手。

高文回头一看,一趟一模一样的黑色轿车正往这边驶来,于是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体面,踩着手工皮鞋便一路狂奔,一气呵成地钻进了男人的车子后座。

坐下了才想起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跟踪他们的行为——好在男人也没有时间去计较,他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如何甩掉身后的尾巴,而副驾驶的加拉哈德则负责帮他的父亲看着障碍物。

“你是谁?”高文这才发现身边坐着一个小姑娘,大概十岁出头,就算在这样紧张刺激的车辆追逐战中依旧维持着柔软的笑意。

“我叫高文,你叫什么名字?”高文强行挤出一个和平日里差不多的笑容,只有紧紧握着车内扶手的青筋毕露的手指暴露出他此时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淡然。

“玛修,系好安全带。”男人的声音沉稳严肃,“高文先生也是。”

高文听着这低沉美妙的声音,鬼使神差地系上了安全带。

男人将油门踩到了底。

 

高文再醒过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等他的目光聚焦,看见了坐在自己身边穿着一身骑士铠甲的男人,大约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确实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非常抱歉,高文先生。”男人的脸因为窘迫和抱歉已经红透,有点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目前的状态。“其实我们......”

“等一下。”高文第一次无礼地打断了男人的发言,男人被吓了一跳,然后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目光流转间还有点天真的茫然。

高文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将昏迷的时候弄乱的头发抓好,严肃地开口道。

“请问您的名字是?”

对方一愣,片刻后弯起了淡粉色的蔷薇似的唇瓣,轻声道:“兰斯洛特,很高兴认识您,高文卿。”

 

TBC

 

 

 

 

评论(14)
热度(137)
 

© 程式 | Powered by LOFTER